灵罗爝——一个被生活击败了的男人

罗烈和科尔真的只是兄弟情!真的!
爱喝牛奶爱吃草(←别理会这个智障)
宠妃庞宗林
女王白敬亭
妖后院长大人
如果我的爱是原罪,我愿意替你背这一座山。

真的感动到我了

小时候,他很调皮,他父母常常对他说,再调皮,小心警察把你抓走。

长大后,他真的喜欢上了一个警察,可由于双方父母的极力反对,他只好和另一个女孩结婚了。

结婚后,他常常跑到警察局,可是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警员的身影。

那一天,他泪流满面地转过头冲父母笑道:“如果我还调皮,警察叔叔还会来把我抓走吗?”


占tag致歉

忽然激动,白说他之前一直跟甄在一起,那还可以理解为,白这个戒指是骗人的,他本来就这么帅。他跟甄的也确实是情侣戒指,是甄强迫白戴上去的,因为他想要得到奶白。还借着打听谭的名义和白在一起,趁机上了他。白失踪那段时间是他想逃离甄,恰好在这个时候遇见了勋外卖,他对他很好。当白白发现谭的前男友名单的时候,他很伤心的发现原来魏和谭有关系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因为谭曾经也关心过他。甄又出现了,打着拍戏的名义。之后也是按剧情走,撒杀了甄,然后吧啦吧啦,求太太们救救孩纸吧!



ps:wc那个最快的男人也太撩了吧,我的小心脏!


占tag致歉

有没有太太看我!一个囚禁的文!就是魏大勋是罪犯,白敬亭是警官的那种!白敬亭是个很淫‖荡的人,有点像【和谐】那种,只要填满他,他就会减轻刑法。魏大勋正为此而来,他故意被抓住,狠狠地要了白警官,过人的尺寸导致白警官第二天没准时上班,这可是第一次,不服气的白警官又去找魏大勋较量,可是因为昨天错过魏大勋的审判,无论如何也见不到他了,白警官这才意识到了严重性……

(白警官背景:之前是和魏大勋同一个黑社会组织的,两人在行凶的时候配合得无衣无缝,警察最棘手的案子都来自他们。而魏大勋和白敬亭在一次次事件中也渐渐对对方产生了深深的依恋。可在一次事故中,白敬亭丧失了记忆,忘记了组织和魏大勋,成为了一名出色的警官,魏大勋为了在不暴露白敬亭的真实身份的同时见他一面,故意暴露行踪。)

魏大勋,当年血洗谢家的罪魁祸首。

明天,死刑!


占tag致歉

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刀子鸭!就是魏大勋是学生白敬亭是老师的那种!魏大勋说长大要和小白结婚,小白一直没有忘记,直到出车祸那天,也就是魏大勋成年的那一天小白出车祸,手里紧抓着的,是那天魏大勋说要和白敬亭结婚的那张告白纸!

雷同自删!


春风十里不如你一笑万里(上)【短‖甜】

     白读书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个哥哥。

     他是从魏民谣那里听来的——因为他是他最喜爱的歌手。


     白rap,一个本要退出娱乐圈的歌手,被一个人拉了回去。


     魏有钱。


     这下那些黑粉都一哄而散,没有人敢去惹这样一位大人物。那些胆小怕事的人更是成天担惊受怕的,做贼心虚,仿佛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。这下白rap算是可以安稳地在娱乐圈占一席位置了。


     魏民谣每次一说起这个就兴奋地不得了,两个梨涡看得白读书心头微微一跳。


     魏民谣的歌声是真的好听。白读书一有什么烦心事就往他那里跑。点一杯饮料,再配上那缕灯光,就是两人最浪漫的时光。魏民谣唱歌时眼里就只剩下一个白读书,清澈却又深情。流淌在空气中的民间小曲儿被他唱得抒情美满,而这一切,都只是为白读书一人所唱。


     魏民谣想去听白rap的演唱会,可他家小祖宗死活不愿意,总是找一大堆借口拒绝他,魏民谣没办法,谁叫自己把小朋友惯上天了呢,他可不敢惹自家心肝宝贝不高兴。不看就不看呗,没什么大不了的,虽然某魏深表遗憾。


     小祖宗吃醋啦~



   


#一个很沙雕的置顶

     这里灵罗,也可以叫小爝。皮上一个不正经,皮下仍是大咸鱼。不会写文,不会画画,语言ooc了解一下?

     目前看:凹凸,魔道,黑执事,DC,漫威,第五人格,天官,K,炽天使,秦时明月和王者,我的英雄学院和精灵宝可梦(小声bb一句,明星凑也挺好的)

     雷区:卡埃,杰all(杰克是受不接受反驳!)瑞金,优x柊筱娅,双道长(3p可以考虑一下)塞夏,魄魄,魏鬼魏,凯源,比水流x小白……(其他的忘了qwq?)

     慎关,有时傻到无药可救,轻微抑郁。

     敲想有评论的说!小心心送给你们!“biu!”

     QQ:1832851597,语C沙雕求扩!

     还未填的坑:(完成一个编辑消除一个)

1.浅绿【弃坑】

2.嘉卡【甜『还没有脑洞QAQ』】

3.d5邪教【甜『正在努力思考ing』】

4.澄宁【寻妻之路‖刀,肉『……不更不更略略略』】

5.【qwq?好像是一部耽美小说来着?】

6.【春风十里不如你一笑千里‖甜『敬请期待』】

    

屠城

     深夜,一个背着霜华和降灾的少年潜入了一个寂得可怕的村庄。

     他眼睛上蒙着一条白纱,脚步却优雅异常,甚至算得上仙气环绕,洁白的衣袍在这黑夜里竟如此的耀眼。全然不怕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 他悄悄潜入一个茅屋里,锋刃出鞘。

     “呲——”

     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,轻弹肩上的一滴血,疾步离去,不久,村里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 “是谁杀了王富贵!”

     “是谁杀了王富贵!”

     嘈杂的脚步声和不时的尖叫将这个沉寂的深夜彻底打破了。

     人们慌乱而惊恐,全都不顾一切地在逃命——这一幕被躲在角落里的少年尽收眼底。他不屑地冷哼一声,这一哼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,不少村民都像他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 “是晓星尘!”

     “天哪,是晓道长,这下我们有救了!”

     人们发出劫后余生的感叹。

     少年笑吟吟地走出来向他们示意了一番,两颗小虎牙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 呵呵,我可不是你们的什么明月清风晓星尘,都给我看清楚了!

     火光照亮了少年的脸,他一把扯下那条妨碍的白纱,睁开了明亮的双眼。

     薛洋。

     人们的表情从惊恐变为了愕然,最后是绝望。
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 声嘶力竭的笑声将人们内心的恐惧放到了最大,那些贪生怕死的村民开始四散奔跑,小孩的啼哭,老人的哀嚎绝不于耳。好啊好啊,逃啊,继续啊!眼神迷离而痴狂,简直兴奋到了极点,手中舞动的窜入人群之中。刷刷刷,剑影重下,霜华配着降灾,两剑在少年的手中宛如一条灵活的银鱼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刺,拔,刺,拔。少年就像一个冰冷的机器,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动作。不久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 晓星尘,你保护的这些村民,我一个不留得杀了个精光,你还不醒来吗……

     是夜。

     一个少年无助地跪倒在被血染红的地面上。


无题

没错,就是我,灵罗大沙雕!是的我弃坑了啊哈哈。

     “姐姐……我……我怕伤到他……”温宁的小手紧紧抓着那根针头,迟迟不敢扎上那个男人的手背。
     “怕什么,姐姐不是给你演示过很多遍了吗?”温情放下手中的药瓶,揉了揉自家宝贝弟弟毛茸茸的脑袋,温笑道,“你要迈出这一步啊,乖。”
     温宁咽了咽唾沫,还是走上前一步,硬着头皮对那个人说:“不……不好意思耽误了……您……那么长时间……”
     “哦,没事没事。”他满不在乎地挥挥手,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温宁,似笑非笑,“小家伙,别说那么多了,快点的。”
     “哦哦,好的。”单纯的小温宁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了那个男人的陷阱——
     “先生!”温宁惊呼一声,试图从那个男人的腿上站起来,无奈整个人被牢牢地牵制住,动弹不得。
     “哦,小医生,你耽误了我十五分钟,是不是得补偿点什么呢?不不不,不需要你们医院的什么补给品,我就要你,怎么样?”
     “不……不行的!”温宁还没来得及说原因就被男人粗暴地打断:“你什么时候下班?”
     温宁不安地看了看门口:“应该快了……”
     “你在看什……”那个男人还没说完就被来接媳妇回家的江某人给一脚踢下凳子,怀中那个可爱的人儿也被突然冒出来穿着基佬紫的江某人一把抱走。
     “琼林他没伤到你吧?”江澄火冒三丈地瞪着那个夺走他心肝宝贝的某个不明真相的路人甲,心疼地抱紧了温宁小天使,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     “晚吟……”温宁小声说,“他只是个病人,如果伤到他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 “伤到就伤到,大不了我赔!琼林你现在给他打针,我在旁边看着,如果他再敢动你……”江澄眯起了眼睛。
     温宁这才放下心来,柔声细语地安慰着那个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路人甲,帮他打完之后还细心地给他用药水擦了擦这才满意地收了工。
     温情小姐姐这才风风火火地赶来。
     “喂,别忘了你的药!”“砰”地把袋子砸到路人甲头上,然后头也不回地去照顾自家弟弟了。

end——

哦我怎么可以这么沙雕,溜了溜了

    

    

今天还是没人爱的一天
好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