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罗爝

罗烈和科尔真的只是兄弟情!真的!

无题

没错,就是我,灵罗大沙雕!是的我弃坑了啊哈哈。


     “姐姐……我……我怕伤到他……”温宁的小手紧紧抓着那根针头,迟迟不敢扎上那个男人的手背。
     “怕什么,姐姐不是给你演示过很多遍了吗?”温情放下手中的药瓶,揉了揉自家宝贝弟弟毛茸茸的脑袋,温笑道,“你要迈出这一步啊,乖。”
     温宁咽了咽唾沫,还是走上前一步,硬着头皮对那个人说:“不……不好意思耽误了……您……那么长时间……”
     “哦,没事没事。”他满不在乎地挥挥手,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温宁,似笑非笑,“小家伙,别说那么多了,快点的。”
     “哦哦,好的。”单纯的小温宁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了那个男人的陷阱——
     “先生!”温宁惊呼一声,试图从那个男人的腿上站起来,无奈整个人被牢牢地牵制住,动弹不得。
     “哦,小医生,你耽误了我十五分钟,是不是得补偿点什么呢?不不不,不需要你们医院的什么补给品,我就要你,怎么样?”
     “不……不行的!”温宁还没来得及说原因就被男人粗暴地打断:“你什么时候下班?”
     温宁不安地看了看门口:“应该快了……”
     “你在看什……”那个男人还没说完就被来接媳妇回家的江某人给一脚踢下凳子,怀中那个可爱的人儿也被突然冒出来穿着基佬紫的江某人一把抱走。
     “琼林他没伤到你吧?”江澄火冒三丈地瞪着那个夺走他心肝宝贝的某个不明真相的路人甲,心疼地抱紧了温宁小天使,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     “晚吟……”温宁小声说,“他只是个病人,如果伤到他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 “伤到就伤到,大不了我赔!琼林你现在给他打针,我在旁边看着,如果他再敢动你……”江澄眯起了眼睛。
     温宁这才放下心来,柔声细语地安慰着那个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路人甲,帮他打完之后还细心地给他用药水擦了擦这才满意地收了工。
     温情小姐姐这才风风火火地赶来。
     “喂,别忘了你的药!”“砰”地把袋子砸到路人甲头上,然后头也不回地去照顾自家弟弟了。

end——

哦我怎么可以这么沙雕,溜了溜了

    

    

今天还是没人爱的一天
好的

@´<_` 这位大佬请收下我的膝盖

#杰克第一人称,不喜勿喷


刚遇见他的时候,他就是个微笑疯子,天天挂着张笑脸,连杀起人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,仿佛在干一件多有趣的事情,在别人看来变态的事情,在他眼里,不过是日常娱乐罢了。
他在我眼里并没有多可怕,因为我觉得他一个傻子,大傻子,土拨鼠,当然,我们两个天天吵,一个快要厌倦的事情却被我们翻来覆去折腾成各种笑料去嘲笑对方。庄园主对我们日常互怼的意见大得很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也逐渐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故事,一个天生苦瓜脸的哭泣小丑,他现在挂着的这张恶心的脸是他从别人脸上撕下来的。
“Laugh to death."
呵,裘克。
“Death mask."
你应该杀光所有嘲笑你的人,裘克。
“Please always keep your smile.”

这下皮得够呛,我亚夏啊

朋友?【自嘲地笑笑】没有了

漫漫寻妻之路(三)

咸鱼来更文啦!拖稿万岁≧▽≦≧▽≦≧▽≦


        江澄在酒吧门前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咬牙迈进门槛。他随意地点了一杯酒坐到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旁,默默喝着酒。
         两行清泪顺着俊郎的脸庞两侧流下,但他已经感觉不到了,人在极度绝望时,泪腺神经会麻木,难以控制。
          几杯烈酒下肚,江澄被刺得清醒了一点儿,他这才开始打量这个酒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前不久魏无羡还想拉他进来玩,那时他才不屑于进来呢,这时候却是巴不得把自己灌醉,这样什么痛苦也没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五杯、六杯,在准备喝下第七杯时,渐渐朦胧的目光望向了一个正在唱歌的少年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大约17,8岁,面目十分清秀,净白的容貌与这个酒吧显得格格不入。他看着十分温顺舒服——怀里还抱着一个古典吉他,嘴里正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。周围的人都被他吸引过来,听着,看着……那天使般的喉咙舒缓着江澄紧缩的厉眉,隐隐约约的轮廓勾出一个人的样子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柔软的黑发垂在耳际,微弯的眼角却饱含痛苦,流淌的音乐深入人心,不久,曲终。
          温宁自己也不知道,这是他前世最后唱给江澄听的一首歌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举杯仰尽别人递来的酒,一个从未喝过酒的人,却忍着辛辣饮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唱得不错哦小朋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…谢谢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是否已经名草有主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听不到他们的对话,一段记忆浮现眼前:
          “江……江宗主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干什么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温…温宁想…想唱一首歌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唱就唱,滚远点唱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这是送给您的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微微一愣,继而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唱吧,赶紧唱,别浪费我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温宁欣喜地看着他:“多谢……江……江宗主……”他张口唱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清脆的嗓音宛如鸟儿,轻轻拂过江澄的耳畔,所有美好的事情仿佛都比不上此情此景。
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手倚门框,静静地听完了这首曲子。而温宁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,红着脸极快地跑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你别……”连根发丝都没抓着,倒是接住了之前落在温宁头上的一朵桃花。